“海贼王”女孩:搭乘百年帆船我在海上漂了五年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hxtglq.com/,帆船运动

前两天世界海洋日的晚上,尔尼在一直播的@班夫山地电影节直播间,和@Tina钱海英 一起跟大家聊了聊她搭乘百年帆船和世界数百位艺术家航海这五年。

作为船上唯一的中国人,我已经航海五年了,每年夏天,和世界各地数百位戏剧艺术家与水手们,搭乘百年帆船,从波罗的海航行至地中号,拜访二十多个国家,成百上千个岛屿与城市。

每个人都曾是个孩子,对陌生的世界充满好奇,敢做梦,敢爱,相信未来充满可能。

小时候,我站在客厅对全家唱歌,爸爸妈妈会冲过来抱我在怀里,我以为对人就是这么表达爱的。

小学课间,我也爬上讲台,挥舞手臂,对着同学们大声歌唱——我要把所有的爱都给你们啊!

记得那时候老师在上面上课,我在下面悄悄看课外书,突然读到一首诗——康斯坦丁·卡瓦菲斯(Constantine Cavafy)的《伊萨卡》,世界在就像在我的小脑袋瓜里开了个天窗:

大学期间,我常常逃课旅行,去印度一个艾滋病预防和女性平权的 NGO 工作了 3 个月。

两个月的时间,上百位陌生人向我打开车门与家门,跨越各个年龄、阶级和国籍:

医院清洁工,摇滚乐手,高中毕业的女孩,刚刚离婚的妈妈,巡逻女警察,跨国企业创始人,自由舞者,60 年代的嬉皮士现在的心理医生……

在夏天的末尾,我打开谷歌地图,出发时需要放大到半个地球,现在距离目的地只几条街道。蓝色的小点不断闪烁,我的心也噗噗地跳。

法国后,第二年研究生即将毕业,突然家里破产了,要从零开始养活自己,未来从没有如此迷茫。

三年来,欧洲各国几百位戏剧艺术家分批搭乘百年帆船,从波罗的海航行至地中海,开始一次当代奥德赛之旅。

三年来,欧洲各国几百位戏剧艺术家分批搭乘百年帆船,从波罗的海航行至地中海,开始一次当代奥德赛之旅。

我冲过去找主办方要了联系方式,连夜写了一封 2000 多字的情书般的自荐信。

尔尼,我们相信的是同一个世界,那是一个自由、开放、没有边界、充满人情味的世界。

尔尼,我们相信的是同一个世界,那是一个自由、开放、没有边界、充满人情味的世界。

水手站在船桅上,金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,光着上身,满身健硕的肌肉,一副维京人模样。

Hoppet 是她的名字,意思是希望,建于 1925~1927 年间的爱沙尼亚,经历了战火洗礼和修复,作为唯一一艘二战后幸存的木质帆船,而今继续航行。

第一次踏上 Hoppet 的甲板,我就觉得回到了家,于是卖掉陆上的一切,成了一个水手。

第一次踏上 Hoppet 的甲板,我就觉得回到了家,于是卖掉陆上的一切,成了一个水手。

父辈教导我,看别人家的女孩多乖,工作安稳、结婚生子。可一眼望到头的生活让我恐慌。

航行的第 2 个月,帆船即将抵达科尔波(Korppoo)——戏剧制作人玛蒂尔达(Mathilda)在芬兰群岛的家。

在巴黎,我曾遭遇性骚扰,而每次和家人说起,都会要我不要穿暴露的衣服、不要走夜路,不要去危险的地方。

这时,玛蒂尔达远远地从桑拿房朝我奔跑而来,手上拿着一把斧头,肌肉结实、胸部摇摆。

玛蒂尔达的家人——年过九旬的妈妈,弟弟,还有船上的水手、艺术家都高兴地在我眼前,自然而然地脱掉衣服,轻松地随队往桑拿屋走去。

我忽然意识到,作为女性,一直为了“安全”在躲躲藏藏,却忘记追求想要的生活。

当我们为了相信的事物活着,我们会变得健康快乐,自由平等,更重要的是自我认同感,但当我们为了安全而不断逃避自我,也会失去生命的活力。

船上的伙伴们在森林里裸奔,远远地看到他们扑通跳进海里,过一会儿又挥舞斧头砍木头烧柴。

半小时后我兢兢战战裹着浴巾走进桑拿屋里,往沸腾的石头上泼水,水浇上去马上变成蒸汽,很快弥漫了整个屋子,大家有说有笑,虽然彼此一丝不挂,毫无违和感,只有我裹着浴巾像个外星人。

豁出去了!我深吸一口气,一把拿掉浴巾。这是第一次,我甩掉过往不断让我逃避的,我什么都没有穿,就像个孩子一样,第一次学会蹒跚走路,触碰这个美妙的世界。坐在我旁边的波兰音乐人说,天啊,这种感觉太棒了,我们好像远古时期的一家人。大家哄堂大笑。

第一次,我面对自己的身体,不再为此感到羞愧不安,我和船上的好朋友裸奔到森林另一头的海里,海水冰冷刺骨,我们尖叫着跳进日落前的波罗的海,是自由的感觉,坦荡荡的自由,因为我没有什么可遮掩的了。

半夜,船只像地震一样猛烈地左摇右晃,我在船舱里从睡梦中被摇醒,差点滚到床下。

我的床单和被子都湿透了,把冲锋衣垫在身下,整个人缩卷成一团,船舱内,所有的物品都在剧烈的摇晃中跌落,连桌子都飞了出去。

30 个小时,40 个小时,时间逐渐失去了计量,变成没有尽头的痛苦,在潮湿的被褥中苟延残喘的我做了一个梦,我们的船裂开了,所有的人葬身大海。

剧烈的摇晃中,我花了半个小时才套好所有衣服。因为根本无法睡觉,我和大家一起来到甲板,穿了三条裤子、两件冲锋衣,仍然手脚冰凉。

不时有大浪扑来,打在身上像一个响亮又寒冷的巴掌,冰冷的海水侵入我的身体,在寒风中瑟瑟发抖。风暴晕船,呕吐得很难受。

浪花打过来,轰轰作响,在无尽的黑暗与恐惧中,我想起一年前,灯光灰暗的演出现场,鼓声阵阵,突然电话响起。我低头看是妈妈,我挂断,她再打,在人群欢呼的时刻,我接起电话几乎听不清楚她的声音,吵杂音乐的间隙,听到她哭着的嘶吼,尔尼,我们家完了。后来我才知道,那晚家里破产了。

当你和大海一起活着的时候,你就不会害怕和难受了,因为你就是海洋,她摇晃,你也摇晃。

当你和大海一起活着的时候,你就不会害怕和难受了,因为你就是海洋,她摇晃,你也摇晃。

从小,我们都被教育着要征服这座高峰、克服这个困难,从来没想过,还可以跟它一起活着。

我同船员们抱在一起,在风浪不断拍打我们的时候,一起大声歌唱,帆船左右近 90° 的翻转帮我们打着节拍,波兰语、芬兰语、英语、希腊语、爱沙尼亚语、瑞典语、意大利语、法语和汉语,乱作一团。

唱歌可以取暖,可以向虚弱的心里注入勇气,水手和船长照旧喝着伏特加,在雷电交加的风暴里看着我们笑。

这是我航海的第二个夏天,我已经在海上航行了 120 多天。从波罗的海进入大西洋沿岸,从直布罗陀海峡进入地中海。

大海没有边界,船上的人也不分阶级,无论你是谁,都必须一起升帆、掌舵、做饭。

尔尼,不要低头看 GPS,你要学会看星星,半夜月亮从海平面的另一头消失,整个银河都在我们的眼前,星星特别地亮,我们好像航行在宇宙之中。

尔尼,不要低头看 GPS,你要学会看星星,半夜月亮从海平面的另一头消失,整个银河都在我们的眼前,星星特别地亮,我们好像航行在宇宙之中。

他指着一颗星星说,就是这颗星星,这就是你的星星,跟着它,你多航行一点,世界就大了一些,不要忘记你的身体,你的心还会发芽,星星会陪伴你长大的。

我们如古代的探险者一样航行,航海的规矩是从几千年前流传下来的,比如每一次,水手喝酒,第一口我们都要敲打船体,然后敬酒给帆船的灵魂。

海上旅行者都知道,古老的帆船都是有灵魂的,在不同海域的神话中找到这个灵魂的故事。

Plioni是希腊神话中帆船的守护神,是天空和大地的孙女,海洋的女儿。Kautemann 是北欧神话中对于帆船灵魂的象征。

一天早上,丽萨收到几天前的短信,家人告诉她,爷爷去世了。那天早上,她一个人起床来到甲板,只有船长在开船,

我们到达了撒丁岛的时候,突然迷路了。明明就在这个岛屿外面,无论如何都找不到进入港口的方向,这是航海这么多年来,几十年来船上的船长和水手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情。这时候突然出现了一只海豚,他就在我们船头,带领我们开往港口的方向。

生活在自然的规律中,没有电,只有风。每天抽水,升帆,掌舵,和朋友们煮饭,钓鱼,唱歌,聊天。那些曾经在人类文明中坚不可摧的自我在消失,所有浑浊的欲望变成一个个干净透明的海浪,我的身体逐渐变成船的一部分,变成了海洋和天空。

看到海豚的时候,我突然意识到,那些消逝的人儿,并未曾真正离开我们,生命与死亡,就像四季变换,只是自然的变化而已。

我朝着帆船,大海,天空举杯,感到无比轻松,比人性更遥远的广阔,在风的旅程中。

我们抵达希腊 Lesbos 岛拜访希腊最大的难民营,这是我们航程最后一站。

难民营用铁栅栏围起来,艺术家在和孩子们玩着游戏,沙地里灰尘伴随风与热浪扑面而来,我有些沮丧,这里的生活条件那么糟糕,我们做的一切到底有没有用,比得上一顿热饭吗?比得上一张床吗?

一个女孩出现在我面前,睁大一双眼睛望着我,她摸我的腿说,Are you ok ?我才发现当时膝盖有伤。她抬头看着我笑,指着我的相机,我知道她想要拿去拍照,相机贵重,而且有很多重要素材,我有些犹豫。

我看着莽撞又可爱的卢比,想到小时候,我也喜欢这样拥抱陌生人,我告诉她说:

这是我的小宝贝,现在我把我的小宝贝拿给你,我相信你可以替我照顾好它,好不好?

这是我的小宝贝,现在我把我的小宝贝拿给你,我相信你可以替我照顾好它,好不好?

我慢慢了解到,卢比的家来自伊拉克的库尔德族,她是雅兹迪,原住民信仰,因为不是穆斯林,她的家惨遭ISIS迫害,处于宗族灭亡的危机中。

我们没有办法沟通,卢比的妈妈用湿毛巾裹水瓶外面,但水依然很快变得滚谈,难民营十分炎热,人们百般聊赖,日复一日,望不到尽头。我想起三年前,上船前,也是这样炎热的夏天,在巨大的迷茫和苦闷中,我听到这首诗:

我想带卢比和家人参加戏剧工作坊,就像我第一次登上这艘帆船的时候一样,那里有一个小女孩的世界里,神话般的旅程。

卢比睁大着眼睛走向我们搭建在城堡中的舞台,灯光无限温柔,傍晚繁星点点,大家都在给她打招呼,就像爱丽丝梦游仙境。

每天我和卢比一起在舞台一起表演,我们做戏剧游戏,从一开始的害羞尴尬,到最后和大家手拉手欢呼雀跃。

每个人在生命之初,都像孩子一样,对陌生的世界充满好奇,敢于梦想,敢于去爱,相信一切的渴望都会实现。许多人长大后便丢失了赤子之心,并借口说是生活的磨难让他们变得麻木。

对我来说,这仍是一个充满奇迹的、神话般的世界,我相信你心中的那个孩子也还活着。

这是一所自我成长的学校:我正在将这段旅程写成一本书、拍成一部电影——像帆船一样远航在未知世界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